12212436_10207764244802579_1907718376_n.jpg 


在法蘭德斯戰場上,

罌粟花隨風飄蕩

十字架林立的墓地

就是我們的居所,在天空

雲雀仍勇敢歌唱、翱翔

但因槍聲大作,聲音被湮沒

不久前,我們戰死沙場

我們曾經活著,感受黎明和傍晚

曾經愛人,也為人所愛,

如今卻長眠

在法蘭德斯戰場


11月初,我幸運的被排了一個溫哥華班,


有幸在秋天楓葉正紅的季節裡飛,在飛行的時候,同班組員們就興奮的討論著到了溫哥華要去哪裡賞楓,十小時的飛行過去,到了溫哥華一到了飯店,外面就有一顆顆的楓樹迎接著我們,楓葉火紅如血,等待房卡的時候和飯店的客人聊天,他說我們很幸運,這一兩天是楓葉正紅的日子,真的非常美麗,在等待check in的時候,我的目光忽然被這一盒東西給吸引了,


 12025415_10207764244642575_1668426878_n.jpg 


這是甚麼啊? 罌粟花嗎?是反毒宣導嗎?我心裡想著。

紅絲絨面的花型別針,中間還有一個捐錢箱,因為也沒有特別寫甚麼含意,我只知道是要捐獻的,由於當時飛完太疲憊了沒有多想,一心只想快點休息,拿了房卡就回房間洗澡補眠,



人人配戴的紅色罌粟花


隔天出門,路上迎面而來一個老太太別上了一個紅色別針,仔細一看,就是昨天的紅色罌粟花別針,接著一路走著,發現路上不少人別著同樣別針,Mall裡面也有紅色花的擺設,我越來越好奇,在Mall裡等待其他組員的同時,我坐在一樓的陪老婆逛街的丈夫休息區(因為清一色全部都是各個年齡層的男性啊!),這時候有一個胖胖和藹的婆婆提著大包小包來找她丈夫(see!丈夫休息區認證!)我看到她也別著紅色罌粟花,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寶寶,我主動攀談



「午安女士,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Hi,怎麼了呢?』婆婆笑笑的看著我。

「我是從外地來的,我剛剛看到好多人都別上您胸口這個紅花,請問是有甚麼特別的活動嗎?」

『妳說這個poppies嗎?因為Remembrance Day要到了啊』婆婆親切的說。


「Remembrance Day?」





慎終追遠的國殤紀念日


回到飯店之後我仔細查了一下,發現原來是因為加拿大正要迎接每年11月11的"Remembrance Day",也是很多歐美國家的國殤紀念日


紀念兩次世界大戰為國犧牲的軍人和韓戰犧牲者,在Remembrance Day之前的一週,街上就會開始有別罌粟花的活動,只要你捐獻金錢,就可以拿一朵罌粟花別針別在胸口,收入將捐獻給退休軍人,這個活動從最初的美國人莫娜 ٠ 米高 (Moina Michael) 開始佩帶出售罌粟花來幫助那些傷殘的退伍老兵,然後一九二零年,一位法國婦女出售手工制的罌粟花幫助大戰遺孤、再到之後的前英國司令官馬歇爾鼓勵用出售紙罌粟花來資助退伍軍人。


漸漸的加拿大、美國、英國、法國,

陸續建立並保持下來已經持續了有八十年之久,



配戴的由來是來自於一個加拿大軍醫John McCrae的一首詩《在法蘭德斯戰場》(In Flanders Fields),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最慘烈的戰場法蘭德斯盛開著罌粟花,而且罌粟花的紅色正代表了壕溝中的鮮血。後來有人配戴白色的罌粟花,他們認為這代表和平。现在用于纪念活動的罌粟花多為塑料製品。各個國家的樣式略有不同,


比如英國是有綠葉陪襯喔,圖為皇家大英軍團出售的別針

800px-Royal_British_Legion's_Paper_Poppy_-_white_background.jpg 

(取自維基百科)



上下傳承人人響應


紀念開始的時間是由每年11月11日第11個小時開始,會有數以萬計的人聚在首都渥太華市的國家戰爭紀念址,為戰爭中不幸死亡的軍人和平民祈禱,學校也會訟讀《在法蘭德斯戰場》這一首詩。很讓我意外的是,響應的人不少,國殤紀念日在加拿大的民間受到高度重視,甚至加拿大有些省份在這一天是不上班上課的,除了一些民間私人機構之外,罌粟花原本應該在默哀後摘下丟入墓地,現在大部分人在默哀後摘下。


12212517_10207764244762578_1855076992_n.jpg 


在離開飯店之前,我將剩餘零錢投入捐獻盒裡,別上這朵花,在世界各地某些地方仍然戰亂不斷,戰爭很可怕我們都知道,


『其實捐多少錢都沒有關係,是我們的一點心意,這朵花只是一個象徵,雖然現在的世界大致上很和平,但是戰爭確實發生過,也正在某處發生著,我們不能忘記戰爭的可怕,每年的這個時候也能藉此教育我們的孩子,這樣的歷史不能在未來再重演。』


在前往機場服勤的途中我摸了一下胸口的紅絲絨,這段婆婆離開時和我說的話,在我的耳邊心裡深刻的迴盪著。



 


《在法蘭德斯戰場》全文 John McCrae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參考譯文:

在法蘭德斯戰場上,
罌粟花隨風飄蕩
十字架林立的墓地
就是我們的居所,在天空
雲雀仍勇敢歌唱、翱翔
但因槍聲大作,聲音被湮沒
不久前,我們戰死沙場
我們曾經活著,感受黎明和傍晚
曾經愛人,也為人所愛,
如今卻長眠
在法蘭德斯戰場
繼續戰鬥吧
你從我們垂下的手中接過火炬
並把它高高舉在手上
如果你背棄我們的遺願
我們將難以安息,縱使罌粟花開滿
在法蘭德斯戰場






---------------------------------------------------------------------------------------------------------------------------------------------

---------------------------------------------------------------------------------------------------------------------------------------------

別忘記支持我的粉專Winnie the Food / 溫泥小姐』

https://www.facebook.com/wsgalley

你的溫暖支持是我寫文章的動力,謝謝你:)

溫泥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